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理论研究
会史抢救
王福重:发扬民进光荣传统 世世代代传承下去
发布于:2011-12-20 打印本页 字体 :

  

我加人中国民主促进会已将四十年。在这四十年中,我亲身体会:中国民主促进会与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德,风雨同舟,荣辱与共,亲密无间。在党的领导下,民进逐步成长和发展起来。民进对会员是非常关心的,待之以诚;对会员的要求也是非常严格的,育之以实。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我,一个四十年会龄的老会员与组织同时逐步成熟,逐步成长。

 

      四十年代中期,我由大学门进人中学门,与民主党派从无接触,然而我却接触了众多的要求进步的青年学生,从她们身上汲取了有益的营养,使我的人生观发生了一些变化。初步掌握了判断是非善恶的能力。因此,在解放初期,较早地解放思想转变观念,努力工作和要求进步。五十年代初期到中期,先后有民盟、民进成员调入我所在的学校,1956年这些同志酝酿建支部。党支部召集一批工作上努力,政治上要求进步的学科带头人、老教师座谈党的统战政策,动员大家自愿参加民主党派并指出参加民主党派也是事业的需要。当时民进市委会主委是杨石先同志。他既是天津市教育界最有威望的老校长,又是中国着名化学家,我们素来景仰他。社会上对民进的评价是:作风上朴实无华,与党关系上同心同德。当时的民进市委会秘书长陈舜礼同志(现任民进中央常务副主席)给我们讲会史。我们对民进有了初步认识,集体加入了中国民主促进会,我担任了基层负责人,不久还被选为区委委员。   

      天津的杨石先、潘承孝、李霁野、杨坚白、黄钰生几位老先生是民进市委五、六十年代的领导人。他们德高望重,政治上对党忠诚,业务上精益求精。在五、六十年代与中央的王绍鏊、杨东莼、徐伯听、葛志成几位领导接触也较多,在接触中也给我同样的感受,他们是会中楷模。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他们的作风带出了会风。这加深了我对中国民主促进会的认识,也加深了我对民进的感情。

 

      1958年以后。我在市委会先后负责宣传、普教、调研等工作,接触会内的工作越来越多,接触中央与市委会同志们的机会也越来越多。雷大姐解放前爱憎分明,英勇斗争,解放后忘我工作,参政议政。叶圣老为教育事业奋斗终身。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也给了我无穷的力量。在任何情况下我都能尽心尽力地做好工作,参政议政。直到现在,还在教学第一线,这不能不说是这些前辈的模范行动带动了我。在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下,在民进组织的关心爱护下。我逐步成长,在成长过程中加深对民进的认识。是党组织和民进组织给了我机会,让我更多地、更好地为祖国、为人民服务。50年代初我曾提出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,经上级组织研究,有海外关系暂不宜吸收。从当时政策上来讲不符合要求,我没有灰心。在基层党组织教育下,我认识到组织上入党是组织上考虑的事,而思想上入党是取决于自己的。我从思想上、工作上要求自己更加严格,1952年底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同情者小组成员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1979年春,我被吸收为中共党员。党组织给了我很多荣誉。如果说我曾做出一点成绩.应归功于党组织和民进组织。

 

      自从1979年天津民进组织恢复活动以来,我参与了领导工作。在参与工作中我认识到:民进组织是与党同心同德,一心一意接受党组织的领导,认真做好党的工作助手。我也真正理解了“长期共存。相互监督”“肝胆相照,荣辱与共”十六字方针,并努力贯彻这个方针。

 

      在民进市委的主委办公会中,我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凡是对民进有益的话,我都要说,有益的事都要做;凡是对民进不利的话不说,不利的事不做。一切从实际出发,从发展出发,对任何人不抱成见。有意见和分歧时,只要我认为是正确的,我就坚持;当我认识到自己的看法片面时,立即放弃自己的意见。一切顺从真理,不计较个人得失。在主委办公会上能畅所欲言,心情舒畅。我深深感到民进市委会领导班子是健康的,团结的。我们的主委胸怀坦荡,胆识过人,善于团结和组织我们进行工作。工作中突出一个“实”字。求实、务实是工作的特色。

 

发展与培养年轻一代是全会的中心任务,是今后更好地贯彻十六字方针,促进民进健康发展的关键问题。我在会内的分工主要是普教与调研工作,从未搞过组织工作,但我经常考虑组织发展问题,特别是物色、发展与培养年轻一代。我认为,这是当前我们全会的核心工作,是每个领导成员都要考虑的事情。我拜访过许多高校的党委,拜访过有关市、区教育局、重点中学,请他们给以支持。每次会议,我都注意观察青年同志,发现好苗子时,我情不自禁地要打听,并与之接触,从中物色可以发展的对象。对于我所在单位,只要发现好苗子,我都找党办的同志,系里的领导同志。请他们给予支持。因为我想到党派各级领导的年龄都偏大,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,今后要年轻化,因此培养第二梯队、第三梯队,非常必要。这是关系到能不能很好地贯彻十六字方针的大问题,关系到民进组织能不能健康发展的大问题。因此,这不仅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中心工作,也是今后每一届民进市委领导班子要考虑的问题。希望全会同志都要为物色、发展与培养年轻一代尽心出力,使民进组织在党的领导下,永远坚持正确方向,健康发展。

 

作者原民进天津市委员会第四、五、六、七届副主委、天津教育学院化学系副教授

 

(编辑:马欣)

 

上一条:拳拳报国心 悠悠南开情(全国政协委员申泮文的参政议政经历) 下一条:余国琮:回忆我参与的民进和政协工作








访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