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会员大家谈
会员大家谈
语文趣谈之三十四诗酒趁年华
发布于:2019-03-21 打印本页 字体 :


 

    曾经有一本《现代汉语频率词典》对4 574个汉字的使用频率和构词能力进行了系统的分析。有一个我们习焉不察的字,它的词频(词语的使用频率)和构词能力超强。它的使用频率排在第110位,在名词中排在第9位;它的构词能排在第8位,在名词竟然排在第3位,次于心和人字。古代规模最大的韵书《佩文韵府》载录汉语词藻50万字,其中收录这个字组成的双音词近900个,这在韵书中十分少见。使用频繁和构词力强反映了气内涵的丰富和地位的显着。

 

    您知道这个字是什么字吗?它是“气”。“气”是我们日常生活中,在宇宙自然中,无处不在,也正因为它太普遍、太普通,以致我们甚至忽略了它的存在,然而在我们古人的宇宙观中,这个“气”是万物之母。

 

    “气”的甲骨文最初写作上下两个长横的中间再加上一个短横,它的形体就像汉字“三”。后来大概是为了与“三”区别开,在金文中把它的上下两横均写成折笔,字形已和我们现在的简化字的“气”一致,在篆文中,它的下面又多了一个“米”字,就是繁体的“气”。

 

    为什么在甲骨文中,把“气”最初写成类似“三”的字形呢?后来又为什么在它的下面又多了一个“米”字?“气”又为什么被我们成为“万物之母”呢?

 

    原来,在古人的观念中,“一”代表混沌初始,“二”代表天地。在“二”之间加一横指事符号,代表天地之间的气流。《说文解字》中解释说:“气,云气也。”《说文部首订》说:“气之形与云同,但析言之,则山川初出者为气,升于天者为云”。意思是说,出于山川的流动的物质,就是“气”,上升于天,就是云。这和现在的自然科学观是不谋而合的。在篆文中,它的下面多了一个“米”字,是因为古人认为 “天地气合,万物自生”(王充《论衡》),“气”下面的“米”就是万物的象征。这大概就是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的最好解释吧。较早把“气”这一概念引入到哲学范畴的大概是老子,“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”, 气之清轻者为阳,上升为天,浊重者为阴,下沉为地,冲气和(阴阳相合)者为人。《淮南子》的“万物皆乘一气也”和董仲舒的“阴阳虽异,而所资一气也”更是较为明确的说明了气为万物之源、天地之本。

 

    “气”不仅是天地自然之气,还是“人”之气。属于天者如天气、云气、暑气、寒气、紫气、瑞气、朔气、节气等;属于地者如山气、岚气、地气、谷气、海气、蜃气、瘴气等;属于人者如才气、力气、脾气、意气、志气、英气、通气、布气、炼气、嘘气、叹气、舒气等。
天地自然有六气“六气曰阴阳风雨晦明也。分为四时,序为五节,过则为灾”(《左传》),人则“百病之始生者,必起于燥湿寒暑风雨、阴阳喜怒、饮食居处”(《内经》)。气之运行乃天地之自然,气之吐纳乃人体之自然,天人相应,万物同理。因此,古人讲究“养气”,不仅“养”人身阴阳的自然之气,更注重“养”自身道德的“浩然正气”,这时“气”不仅是一种无形之物质,更是一种神韵与精神,因此,治国要讲求“移风易俗”,养成良好的社会风气;治军,讲究士气,三军可以夺帅,匹夫不可夺志;为文,力求气韵,气韵生动才可神韵天成;做人,要有骨气、正气、志气,正所谓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”。

 

    最近几期的汉语趣谈,我们相继介绍了“酒色才气”四个字,到这里,忽然想对这四样东西说一句大家常说的话“想说爱你不容易”。这四样东西,是我们生活中最为常见、最为普遍的,但人们对它们的态度可谓毁誉参半爱恨交加。

 

    相传宋神宗时期,苏轼到大相国寺拜访好友佛印,佛印外出不在,苏轼见墙上写了四句诗“酒色财气四堵墙, 人人都在里边藏。 有人若是能看破,不是神仙也寿长”,苏轼读后提笔写下了四句诗来应和:“饮酒不醉量为高, 见色不迷真英豪。非份之财君莫取, 忍气饶人气自消”。又一日神宗皇帝和王安石来到大相国寺,见了两人的诗句,一时兴起,各自写了四句,王安石写道:“无酒不成礼仪,无色路断人稀。无财民不奋发,无气国无生机”,神宗皇帝是这样写的“酒助礼乐社稷康,色育生灵重纲常。财足粮丰家国盛,气凝太极定阴阳”。

 

    四人身份不同,格局不同,对酒色才气的认识也各不相同。佛印,从佛家的角度,谈修心,证悟佛家的色空观念,属内圣之法;苏轼,从儒家理论出发,讲中庸,阐释儒家修身之道;王安石,从政治家的角度,论治国,着力于国计民生;神宗,从帝王的层面,说理政,讲的是帝王之道。

 

    世间之事,见仁见智,对“酒色财气”也不例外,爱之,不可贪嗜成癖;远之,不必谈虎色变;恰到好处,人生才有生气,才有活力,才有乐趣。


上一条:无 下一条:语文趣谈之三十四气——万物之母








访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