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艺术大观
艺术大观
从开埠到开放——一座建筑和花园的流转与变迁
发布于:2018-12-20 打印本页 字体 :

 

 

    今天,当您经过泰安道与大沽北路交口,透过路旁梧桐树的枝叶,您会看到红褐色的丽思卡尔顿酒店,端庄大气的体量,门前是格局精巧的花园,绿草茵茵。

 

    酒店和花园坐落的这片地方,晚清时期是英租界工部局大楼戈登堂,1945年后是国民政府天津市政府所在地,1949年后是天津市人民政府所在地,如今,这里是美国五星级度假酒店丽思卡尔顿。时光流转百年,似乎是走了一个轮回。

 

    学史出身的我,每次经过这里,脑海中便会叠加出不同来源、不同年代的影像碎片,有的来自史书和文献,有的来自近三十年间自己的亲历与记忆。历史与现实交织在一起,让我忍不住对这里顾盼流连,每每感慨万端。我觉得,这样一片方寸之地上演绎的流转与轮回,书写的是天津城市从被迫开埠到主动开放的百年进程,印证的是我们国家从贫弱到富强的百年兴衰。

 

    1860年,第二次鸦片战争失败后,清政府被迫与英、法、俄签订《北京条约》,增开天津为商埠。天津由此遭遇了被迫开放的历史命运。戈登当时是驻扎在天津的英国工兵上尉,参与了英租界最初的勘界与规划。建于1890年的英租界工部局大楼,为纪念他而命名为“戈登堂”,它是19世纪天津体量最大的建筑,黄褐色墙体,哥特式风格的拱门。当年这里是英租界的中心地带。
80年代我在南开读中国近代史研究生,之后多年做文史编辑,2007年我责编了英国人布莱恩?鲍尔的一本回忆录《租界生活》。1918年布莱恩在天津出生,他家就住在泰安道上,当年叫咪哆士道,他在天津生活了18年。他的外公乔治?达克1895年来到天津生活,后来他的父母也在天津结婚定居。外公乔治?达克开办的搭客饭店,位于今天小白楼浙江路上,后改名为大阔饭店,建筑至今还在那里。

 

    戈登堂前面的花园当年叫维多利亚花园,在天津很有名,是以当时在位的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名字命名的。1949年天津解放后,花园更名为解放北园,一般天津人习惯称它市政府“大花园”,花园旁边的维多利亚路也更名为解放路。一个名称的改变,宣告的是一个时代的结束!
布莱恩小时候,花园有规定,除了照看外国侨民孩子的中国保姆,华人与无人看管的狗不许入内。他的中国阿妈“一姐”经常带他来花园玩。每天黄昏的时候,看管花园的老王,会在梧桐树下燃放鞭炮驱赶乌鸦,以免乌鸦的聒噪打扰利顺德饭店的客人。

 

    87年读研一的时候,我们的英语外教是一位美国老太太,我们叫她帕特教授,有一次她带着我们来到大花园,围坐在草地上,在户外上口语课。临走的时候,她弯着胖胖的身子,认真地捡起散落在草地上的纸屑。这一情景我记忆犹新,因为当时对我们触动很大。

 

    90年代,我家在附近的小白楼居住了十年,儿子在这里长到10岁。那时我经常带着他乘坐13路汽车,坐两站地在泰安道站下车,到大花园里玩。花园的一角有紫藤的花架,春天里盛开着一片幽幽的紫色,微风吹过,花香扑鼻。花园里为孩子们建了大象滑梯、铁索秋千。在盘桓弯弯的小路上,儿子与小伙伴们比赛骑儿童三轮车,一圈又一圈,玩得汗流浃背,满脸通红。我坐在旁边的木椅上,闲翻着一本书,或者张望着周边的风景。

 

   如今花园里的中式凉亭,1887年花园建成时就有,布莱恩小时候就看着英国军乐队下午在亭子里演奏。我儿子的父亲从小就在小白楼居住,童年时也是这个花园的常客。凉亭台阶的两侧,斜铺着两条完整的大理石护板,孩子们都爱把那石板当滑梯打。一百多年过去了,从布莱恩到我儿子,一代一代的孩子们,用身体把石板抛得光滑润亮,石板中间甚至磨出了深深的凹槽。2007年冬天,我特意带着相机拍摄过那石板,斑驳的树影映在上面,凹槽似乎更深了。我原想拍一些大花园现在的情景,给布莱恩先生看,但是2008年9月,90岁的布莱恩在伦敦去世了。他对从小生活的天津怀有深深的眷恋,他在自己中译本回忆录《租界生活》的卷首,这样题写道:“献给天津人民”。

 

    1973年和1991年,布莱恩两次重返天津。他记忆中宏伟的戈登堂,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遭到损毁,不久后拆除,建起了青灰色的天津市人民政府的办公大楼。2004年市政府动迁后,和平区人民政府将泰安道一带原来的行政功能区,规划改造为高端商务区。2010年市政府大楼拆除,招商引进了美国高端连锁酒店丽思卡尔顿,2013年建成开业。百年之间,这里的建筑几经拆建,但是在酒店的解放路一侧,特意保留了原戈登堂附属建筑的一面山墙,让它成为了一块历史记忆的化石。

 

    一座建筑,一个花园,承载了百年之间的时代变迁。1860年,英法联军的战船在海河上航行,我们没有主权和尊严,天津由中外条约规定着而被迫开埠通商。如今,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,赢得了世界前所未有的尊重。天津,这座面向大海的城市,也以海纳百川的气度,向世界敞开怀抱,全球共建共享,和平发展,春暖花开。

(韩玉霞)

上一条:无 下一条:别去--仅以此诗献给我教过的学生








访

×